【2014/07/11】我的滿紙荒唐言:關於社會企業,山到底是不是山?
大學的時候接觸到社企,他是一個位處於NPO與企業中間的新形態,利用商業手段自給自足,謀取社會利益最大化。既可以解決社會問題又可以營利,幫助別人又有得溫飽,這麼好的事我一定要參與。

入職場的時候,認為社企必須回歸企業本質,想達到永續發展與自給自足,就必須在市場中與主流企業競爭。如果缺少獨特定位或競爭優勢,光靠社企的類公益光環,充其量也只是撈金魚的紙網,沒兩下就破了。我以為社企是重新提倡企業倫理的五四運動,訴求企業決策應將社會影響力的重要性放在股東分紅之上,故社企顧名思義,應當是詳盡社會責任的企業,是個理念型的認證標章,社企他其實就是一般企業。

投入社企後,依然擁抱社企就是一般企業的信條,認為若以社會影響力為衡量基準,台積電養了3萬個員工,其在提供就業機會上的影響力是超過所有社企總和的數十倍,那台積電是否可以稱之為社會企業? 抑或是Google對員工好,數不盡的工具對社會影響力也是極大(如google map的空照圖對環保人士的益處),那Google是否可以稱之為社會企業? 想必不然,那社會企業到底是甚麼呢?我仍以為就是一般企業。

後來,參加社企流在台東舉辦的草地學堂,拜訪了春一枝的創辦人李銘煌大哥,聽他講述春一枝的由來。起因是他家門口都會擺放著農友鄰居送來的水果,吃了幾次後覺得不好意思想付錢,鄰居不收,才知道這些水果都是過熟無法運到市場上去賣,不吃也是爛掉,倒不如送厝邊隔壁。他覺得非常可惜,二話不說就承諾要來想辦法,想來想去想到枝仔冰,於是事業小有成就的李大哥就投資了千萬設備,開始做起春一枝的生意來。

突然間,我發現了社企與企業的最大分野,原來就在於四個字:「起心動念」,假若當初李大哥是一心想投入冰品市場,調查後發現市場上沒有天然水果冰棒,於是找來過熟的水果搭配,雖然最後的商業成果可能相同,但是其中所隱含的價值可就差之千里。

企業是解決市場上未被滿足的需求,而社會企業因為要自給自足,除了找出未被滿足的市場需求外,更重要的是解決社會上存在的問題。換句話說,創業要解決市場問題,創立社會企業要解決市場問題加社會問題,難度自然更高。不過有趣的是,有時候當你認真的鑽研某項社會問題,商機就會自然浮現,如注意到殘疾人士的不便而開發出的殘障旅遊以及英國街友問題而開發出的街友嚮導服務,原因在於這些問題後面所代表的族群經常不受重視,關於他們的需要或是所能提供的服務自然就視而不見 (這裡要補充一下,並非是全部的問題都適合用社企解決)。

原來,「起心動念」的四個字是如此的巨大,這是我所始料未及,也從未想過這就是我苦思不解的答案。在經歷了見山是山、見山非山的心內交戰後,發現原來社企一詞講述的其實就是「初衷」,他代表的是對社會發自內心的盼望與期待,對周遭世界的關愛與憐憫,在起心動念後,開始著手實踐,這才是社企背後真正的意涵與信念。

自介 : Rex,76年次,有一天要上網請假的時候不小心按到申請離職,於是就毅然決然離開任職的外商公司,投入社會企業為國為民的行列。
作者:ilohas